登录 / 注册 / / English
中国农药协会
loading...

行业信息

  当前位置:幸运大转盘 >> 行业信息 >> 行业观察

种子农药依靠进口 谁掌握着“欧洲粮仓”乌克兰的钥匙?
责任编辑:左彬彬 来源:环球时报 日期:2022-05-10
 
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最新发布一份报告称,受冲突、极端天气、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,2021年共有53个国家和地区接近1.93亿人遭遇严重粮食短缺,这一数字比前一年增加4000万人。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,乌克兰出产的小麦在全球小麦出口中占比达到10%,玉米在全球出口中占比14%,葵花籽油的占比更是达到一半。乌克兰也是中国玉米进口的主要来源国之一。中国海关数据显示,2021年,我国从乌克兰进口玉米824万吨,占比近三成。俄乌冲突已经持续超过两个月,仍看不到尽头。乌克兰今年粮食收成是否将会大幅减少?究竟是谁掌握着“欧洲粮仓”乌克兰的钥匙?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  

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2日称,俄罗斯持续封锁乌克兰的港口或将引发影响多个大洲的粮食危机。此前,泽连斯基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,作为全球最大的粮食出口国之一,乌克兰粮食出口困难或将导致全球粮食危机,要求对俄罗斯采取更严厉制裁,并以此呼吁国际社会给予乌克兰更多经济和军事援助。乌克兰媒体报道称,乌克兰用总面积超过4100万公顷的土地养活全球4亿人口。但事实上,乌克兰种粮所需的种子、农药、化肥等大量依靠西方国家的进口,钥匙并未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  

“法国种子”影响乌克兰

  

按照惯例,每年3月中旬开始,乌克兰小麦、玉米等粮食作物的播种工作就已铺开,但今年乌克兰农业生产的节奏被彻底打乱。除了俄乌冲突带来的影响,种子、农药等供应问题,也令乌克兰今年粮食种植存在多重不确定因素。

  

法国种子生产商协会(UFS)近期已经表示担心,由于俄乌冲突影响,乌克兰农作物种子产量减少,可能会影响该国未来几年的粮食生产。法新社引述UFS主席克劳德.塔布尔的看法说,由于2月底以来俄罗斯和乌克兰持续爆发冲突,市场普遍预期今年乌克兰作物收成将会大幅减少。此外,提供种子的农场产量明年也可能降低,使得乌克兰农民缺乏2023年种植可用的种子。

  

路透社报道称,乌克兰出产2/3其播种所需的种子,另外1/3靠进口,大部分来自法国。法国本土发送的种子可形成基础颗粒,用于繁殖出产下一年度销售种子。然而,法国种子的发送在这次俄乌冲突爆发初期曾一度暂停。尽管业内数据显示已经恢复,但很难了解到真正运抵乌克兰农民手中的比率。报道称,由于作物价格高企,法国一些农户决定转向生产常规作物而非种子,这也限制了明年法国向乌克兰出口更多春季作物种子的潜力。

  

“订单式农业”的背后

  

乌克兰在农业科研领域有着深厚积累,乌克兰国家农业科学院在苏联时期就十分著名,被认为是各加盟共和国中规模最大的农业科研机构。经合组织(OECD)此前发布的《乌克兰农业投资政策回顾》报告中表示,乌克兰国家农业科学院依然是目前乌国内农业研发的主要参与者。不过,OECD表示,尽管乌克兰国家农业科学院拥有广泛的研究设施,但行业人士认为其研发活动的成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。

  

咨询公司APK-Inform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20年乌克兰主要农作物种子进口额超过4.094亿美元,而该国种子出口额仅为1870万美元。具体来看,乌克兰进口的91%的谷物种子是玉米,83%的油料种子是葵花籽。该咨询公司表示,由于企业和中小型生产商的需求不断增长,乌克兰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增加种子进口。

  

“欧洲种子”网站表示,德国种子巨头KWS公司、德国拜耳和其他公司已经在乌克兰启动或正在建设他们的生产设施。目前,不少外国种子公司在乌克兰经营活跃,尤其是法国和德国的公司。国际研究咨询机构埃信华迈(HIS Markit)的统计显示,德国拜耳于2018年在乌克兰日托米尔地区开设种子加工设施,这也是乌克兰同类设施中规模最大的。法国大型农业及食品集团优利斯等企业也均在乌克兰开设公司,向当地农民提供种子。除法德外,来自美国的农业巨头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(ADM)、邦吉和嘉吉也在乌克兰的种业、仓储、加工等方面进行投入。

  

对比美国,西欧对于乌克兰的种子市场影响,如同“小巫见大巫”。早在本世纪初期,美国就已着手控制乌克兰农场。乌克兰1993年开始加入世贸组织谈判进程,2008年正式加入。受制于来自美国的影响力,乌克兰降低自身对于农业独立性的要求。当时的乌克兰政府有意降低对化肥、农药、种子等的补贴,进而导致种粮成本高涨。国际粮商又用进口粮打价格战,乌农民发现种粮不如买粮,于是只能选择外出务工。大量农民放弃土地,给了寡头以及他们背后的美国企业低价收购的机会,“订单式农业”导致乌克兰农业自主权被操纵。

  

熟悉乌克兰农业的分析人士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订单式农业”简单说就是乌克兰农业集团和外国粮商签订合同,根据国际粮商的需求来生产粮食,包括用什么种子、用多少化肥等,完全要按照粮商的标准来。

  

但相比在阿根廷、巴西等传统农业国家无处不在的布局,欧美农业巨头在乌克兰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全面和深入,这很大程度上与乌克兰的土地政策有关。据“投资乌克兰”网站介绍,直到去年7月,乌克兰才允许该国公民和由乌克兰公民注册的公司购买农业用地,而外国公司和个人依然不能购买农业用地,只能签订租赁合同。当地媒体报道称,这一限制支持者认为,如果没有相关禁令,来自欧盟或美国的外国公司将涌入乌克兰,并夺走农民手中的土地。

  

农药化肥也要进口

  

除了种子问题之外,乌克兰农业生产者还要面临农药、化肥等问题。数据显示,乌克兰农药依靠国外品牌,在乌克兰农药市场上,跨国公司市场份额占到全部市场的85%左右。

  

此外,乌克兰化肥也依赖进口。当地时间3月12日,乌克兰粮食和农业政策部长罗曼.莱什琴科表示,乌克兰政府决定暂时禁止出口所有类型的化肥。数据显示,乌克兰化肥产业规模很小,一年产量仅100万吨,而每年要消费215万吨化肥,因此乌克兰化肥存在产需缺口,为净进口国。另据乌克兰latifundist网报道,2020年乌克兰进口279万吨化肥,总价值8.4121亿美元,出口化肥总价值3.7513亿美元。

  

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此前估计,乌克兰今年可能有20%-30%的冬季谷物、玉米和葵花籽无法种植或收割。业内人士预测,乌克兰2022年收成最多达到往年的60%。UFS负责人认为,乌克兰至少需要两年,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走出隧道。


作者: 伍铎克 赵觉珵  

相关信息
网站地图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游戏
澳门太阳城现金直营网 申博游戏 申博太阳城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管理网
申博娱乐手机版 澳门赌场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代理
申博现金网 申博手机版 申博游戏 申博现金网
申博百家乐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游戏登入